问今何期

【真遥】七濑遥是个行动派

可能会有点ooc!!!

是小学生文笔,我也想写好

虽然主视角是遥,但其实是给真琴的生日贺文,祝大天使生日快乐!!

处女文献给真遥的爱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晚10:00,七濑遥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。

当他睁开眼时,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和屋中。他站在窗前,夕阳的余晖从敝开的窗子中洒进来,这间屋子坐落在某座不知名的小山山腰上,从这里朝东的窗子中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沙滩和海洋,隐隐能听见浪花撞碎在石实膝上的哗哗声。

七濑遥觉得窗外的景象十分熟悉,像是他和真琴一同长大的小镇……

七濑遥:?!

是在做梦吧……他如是想

虽然内心波澜起伏,但遥还是面不改色地开始观察屋内的摆设。

家具没什么特别的,没贴壁纸,地板也是很普通的,桌上摆着一套茶具,桌面被擦得很干净,桌下只有两个坐垫。一些物件显得陈旧,但看起来也没有出什么故障。

大概居住着两个老人,而且没有孩子,遥推测着。这个房间很普通,但总让遥感到舒适和温暖。

七濑遥想去这个房屋其他地方看看,但是他觉得即使是自己的梦境,乱逛别人的房间也不好,于是遥小声地说了句“非常抱歉,打扰了”

他转身前去拉开推拉门,映入眼帘的是——水池。水很清,似乎是山泉,应该是活水。

七濑遥:!?

他强忍住想要立马脱衣服入水的冲动,左顾右盼地移开视线。

左顾,瞧见了一个水井,他有些疑惑,明明有水池。

右盼,看到了庭院中一个摇椅上的老人,他的脸被草帽盖住,身上穿着深绿条纹和服,和服看起来很厚,茶色的头发中已经夹杂了些白发。

应该是这间屋子的主人吧,遥不由自主地向右走,休憩的老人似乎察觉到了七濑遥的靠近,拿开草帽,起身伸了懒腰,七濑遥看到了他的脸。

是真琴,是年老的真琴,遥似乎适应良好,他想起有两个坐垫,大概是真琴的妻子吧,心里突然就感到有些不是滋味。

这时,年老的真琴转过头,脸上有留了八字须,让遥有些想笑。往上看,那双下垂的绿眼睛,仍然泛着温柔的光,不因岁月而浑浊。遥看见那双眼睛里深深地映着他,他还是年轻的模样。

“遥……不对,应该是小遥”橘真琴用遥最熟悉的语气呼唤他最不愿听到的称呼,只是橘真琴的声音有了一点点变化。

虽然他们现在这样,称呼确实没错,但遥还是撇开了头。

继而,橘真琴又说“小遥没有立即跳进水池里,真是令我感动。”

七濑遥转回头,生硬地叉开话题。

“真琴你,明天要过生日,对吧?”

“是哦,明天就要60岁了呢”橘真琴摊摊手

“没有孩子什么的吗?妻子?”七濑遥皱起眉头。

“没有呢”橘真琴回答地非常诚恳。

七濑遥眉头皱得更深,那么两个坐垫是……?遥突然觉得不太对劲,他小声地问橘真琴“不会感到孤独吗?”

眼前那个年老的橘真琴笑了,笑得眼睛都弯起,溢出温柔的水光。

“有遥就够了哟。”年老的橘真琴的身影渐渐与年幼的真琴,年青的真琴融合在一起。

“我最喜欢游泳和小遥了”

“非你不可,我想和遥你一起游泳”

凌晨四点,七濑遥从自己的床上惊醒。

果然是梦啊。遥侧看了眼床边的时钟,转而开始盯着天花板,为什么会做这种梦?想着想着,遥又阖上了眼皮。

不过这次,他没有做梦了。

早7:00,闹钟把七濑遥从床上吵醒。他先到浴缸中泡了澡,然后开始烹饪他的青花鱼早餐。

叮咚,叮咚的门铃声响起,是橘真琴,今天橘真琴约了遥为他庆祝生日。七濑遥抽不出空开门,橘真琴得不到遥开门,只好用备用钥匙打开了门。

“早上好,遥”

“早”

……

“真琴,我们同居吧”

“诶诶?!”

然后,橘真琴抱住了七濑遥。

既然是终究会发生的事情,那就让它早一点发生吧。

毕竟七濑遥是个行动派。